<object id="61p7e"></object>
  • <object id="61p7e"></object>

    1. 淘豆網
      1/5
      文檔分類:論文 > 管理論文

      淺析《鏡花緣》與《格列佛游記》.doc


      下載后只包含 1 個 DOC 格式的文檔,沒有任何的圖紙或源代碼,查看文件列表
      0/100
      您的瀏覽器不支持進度條
      更多>>該用戶其他文檔
      下載所得到的文件列表
      淺析《鏡花緣》與《格列佛游記》.doc
      文檔介紹:
      淺析《鏡花緣》與《格列佛游記》
      摘要:喬納森?斯威夫特的諷刺天才使他在英國文學史上占了一席之地。他的代表作是諷刺小說《格列佛游記》。它與中國古典小說《鏡花緣》相比,兩者所產生的地域和年代都相距甚遠,但在形式和內容上卻有許多相似之處。他們不約而同地選取了通過海外游歷這種形式來表達自己對社會和人性的看法,運用大膽的想象,把現實融于幻想,將憤懣寄于諷刺。本文就兩部作品的思想內容與藝術手法方面表現出一致性與獨特性作比較分析。
      關鍵詞:想象;諷刺;現實性
      《鏡花緣》是我國清代著名小說家李汝珍的代表作品,是一部以寄托理想諷喻現實的小說。李汝珍(約1763~1780)字松石。《鏡花緣》是他歷時二十年在四五十歲時寫成的。小說前半部分主要寫唐敖科舉受阻,絕意功名出游海外,見識海外三十多個國家的奇人異事,后入小蓬萊修道不還。后半部分寫唐敖之女思父心切,也出海尋親,回國后值武則天開女科百位才女被錄取,眾人得以在人間重聚。由于篇幅有限,現主要論其前半部分。
      李汝珍生活在乾隆后期和嘉慶、道光兩朝,更是處于“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時代氛圍之中。內外交困的滿清王朝一方面殘酷***各族人民的反抗。另一方面繼續實行閉關政策。就在這樣一個充滿高壓和苦悶的黑暗年代里,李汝珍已具有初步的民主思想。
      《格列佛游記》是英國著名諷刺小說作家喬納森? 斯威夫特(1667~1745)的代表作品。斯威夫特生活在十八世紀啟蒙思潮風行的歐洲。托利黨人失勢后,他回到愛爾蘭,在都柏林作圣帕特尼克大教堂的副主教。他以大量政論和諷刺詩等抨擊地主豪紳和英國殖民主義政策,受到讀者熱烈歡迎。斯威夫特全心全意站在自己的祖國愛爾蘭一邊,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和文學作品表達了他反對殖民統治,渴望民主自由的心聲。他的諷刺小說則影響更為深廣,所以高爾基稱他為世界“偉大文學創造者之一”。
      雖然這兩位作家所處的地理位置、時代背景、文化習俗等方面均存在很大的差異,但二人在政途上不暢達的相似經歷,以及他們對祖國前途的憂慮情懷,卻讓他們不約而同地選取了同樣的形式來表達自己對社會與人性的看法。
      《鏡花緣》與《格列佛游記》對當時的社會現實與統治階級的批判是極其深刻的,其中呈現出的民主主義思想及進步性是值得肯定的。首先,兩部小說都通過大膽的想象,利用虛構怪誕的情節和幻想諷刺的手法刻畫了當時的社會現實。作品中所描繪出的幻想世界是以現實為基礎的,而現實的矛盾在幻想世界中則得到了更為集中突出的表現。
      《鏡花緣》中所揭露的統治階級與下層人民之間的矛盾是非常尖銳與具體的。如淑士國掌握兵權的駙馬“***如同兒戲,庶民無不畏懼”。女兒國國王為了將林之洋立為王妃,竟不顧關系國計民生的治水大事,甚至要發大兵征剿請愿的百姓。這些描述都是作者以現實社會中統治者的窮奢極欲和兇狠殘暴為模板的,讀來真實可信。
      相較之下,斯威夫特的《格列佛游記》則從宏觀角度對英國的整個社會制度做出較為深入的揭露和譴責,批判鋒芒直指統治集團的核心國王和首相以及當時愈演愈烈的黨派斗爭。
      其次,這種丑惡***的社會風氣還反映在學術、思想以及知識分子虛偽欺詐的生活作風上。《格列佛游記》和《鏡花緣》中都有對假學究的批判和諷刺。《格列佛游記》中作者來到了首都拉格多,并參觀了科學院里脫離實際、荒謬絕倫的發明。斯威夫特還通過格列佛和死去的學者名流的談話,戳穿了英國整個資產階級學術界以學術為投機,對人民進行欺騙而牟取暴利的重要黑幕。
      李汝珍的《鏡花緣》在揭露清末陳腐虛偽的治學空氣方面,尤其是對不學無術,假充斯文的迂腐嘴臉的刻畫上,亦有獨到之處。如唐敖一行途經白民國,一位派頭十足的學館先生,卻連一般學童都必須熟讀的《孟子》也沒讀通。《鏡花緣》中對這些冒牌知識分子的諷刺,更凸現了作者對于科舉制度的不滿。
      第三,兩部作品中還有對人性善惡及人類自身缺點的審視。《格列佛游記》中最突出的是作者在慧胭國的遭遇人類被這個國家的主人慧胭―馬統治著,而人被稱為“耶胡”作者將慧胭與人作了對比之后,讓我們看到人性的丑惡。而作者在與“耶胡”的接觸中對其同類也產生了深深的厭惡。這種情緒既是作者對人類道德墮落的悲觀失望,也是作者自身對人類重新審視與反省的寫照。
      《鏡花緣》的域外諸國,也充斥著不少***上變形的“人類”,這些變形人往往帶出人性之劣。如寫穿胸國人胸都穿通,只因他們行為不正,漸漸心離本位,胸無主宰。小人國里人最寡情,滿口說的都是相反的話。作者用漫畫式的手法,既是一幅幅活生生的人物社會相,又是對當時這種世態人情的諷喻和批判。
      通過上述幾方面的比較分析,《鏡花緣》和《格列佛游記》在對統治階級的殘暴與不合理的社會現象的批判上是一致的。兩位作者都無情地剝下了統治者虛偽和裝扮,把掩蓋在盛世外衣之下的社會毒瘤與丑行統統暴露在人們面前。但他們批判的角度卻有所不同,《格列佛游記》多半從宏觀整體入手,《鏡花緣》則多從微觀局部下筆。就深度 內容來自淘豆網www.pl383.com轉載請標明出處.
      夜生活交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