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sbxt9"></i>
    <optgroup id="sbxt9"><del id="sbxt9"></del></optgroup>
    <p id="sbxt9"></p>

    <i id="sbxt9"><option id="sbxt9"></option></i>

      <strike id="sbxt9"><sub id="sbxt9"><delect id="sbxt9"></delect></sub></strike>

        <i id="sbxt9"><option id="sbxt9"><listing id="sbxt9"></listing></option></i><i id="sbxt9"></i>
        淘豆網
        1/4
        0/100
        您的瀏覽器不支持進度條
        更多>>該用戶其他文檔
        下載所得到的文件列表
        《馬太福音查經記錄》第十五章(倪柝聲).doc
        文檔介紹:
        《馬太福音查經記錄》第十五章(倪柝聲)
        此章暗示神的心如何。馬太福音與馬可福音二書都有同樣之目的,使人知道神的心就是: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主耶穌不明說祂是神的兒子,卻暗示祂就是。主以前已作吇事,現在還要作,為要給我們有夠多的憑據來認識祂是神的兒子。
        一節:「那時有法利賽人和文士,從耶路撒冷來見耶穌說。」
        法利賽人是實行派,文士是神學家,二者本不相合,今竟聯合來為難主。可知主有能力,是平衡的力量;主若無能力,他們不至聯合。耶路撒冷是宗教中心,也是反叛中心,故主曾哭耶路撒冷(路十九41)。然而在馬太福音二章中,希律和全城的人都不安──不歡迎主。主在末一個星期中,不住耶路撒冷,卻住在伯大尼的一家(此家有生命、愛心、事奉),正是為此之故。
        二節:「你的門徒為甚么犯古人的遺傳呢?因為吃飯的時候,他們不洗手。」
        法利賽人曾問過犯、誡命的事(太十二2),惟失敗。故今日再問關于遺傳之事。遺傳可以保留,然而不當看為有能力,與神的話相等。人每以遺傳看作神的話,主亦知生,惟見此弊,故意犯之。
        三節:「耶穌回答說,你們為甚么因你們的遺傳,犯神的誡命呢?」
        參考馬可福音七章七節,主所爭辯的,是遺傳能不能代替神的話。今世代普通之遺傳,如主日買物等,乃是以遺傳當作道理,故拜主也是枉然。
        四至六節:
        無論人的遺傳與補充,如在神的話上,等不多時,必變作遺傳而廢掉神的誡命。有二種供獻:(一)直接獻神(捐錢于桶中)。(二)耶弗他。(如許愿、個人奉獻。人生病向神許愿不吃肉、不用錢,于是父母不能吃肉、無錢可用。)耶弗他之許愿(士十一29、40),是各耳板,犯不可***之誡命。這就是因人的遺傳犯神的誡命,是違背神的斷案。猶太人寧守各耳板,而廢掉神的誡命。我們常說,「圣經雖是如此說,然而……。」(此然而出事實,乃遺傳也。)
        七節:「假冒為善人哪,以賽亞指你們說的預言,是不錯的。」
        假冒為善不是真壞,乃是假善;假善比真壞更壞。
        八節:「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卻遠離我。」
        凡主張遺傳權力者,即嘴唇尊敬神,心卻遠離神。
        九節:「他們將人的吩咐,當作道理教導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
        心卻遠離,故拜亦枉然。神要拜祂的人用心靈與誠實拜祂(約四24)。
        十節:「耶穌就叫了眾人來,對他們說,你們要聽,也要明白。」
        這不只是對文士與法利賽人、對眾人,也是對今日之人說的;不僅對洗手之遺傳,亦是對每一個遺傳。
        十一節:「入口的不能污穢人,出口的乃能污穢人。」
        人的惡不在外而在內,故無洗手之必要,惟從心里出來的才能污穢人。
        十二節:「當時,門徒進前來對祂說,法利賽人聽見這話,不服,你知道么?」
        法利賽人因有成見在心,故不服。
        十三節:「耶穌回答說,凡栽種的物,若不是我天父栽種的,必要拔出來。」
        (一)主承認遺傳出于人。(二)所有遺傳終有一天要被神拔出,讓我們不要等到那天被拔。(三)栽種的,指法利賽人的教訓。希望我們所有遺傳的教訓今日就被拔,不待至審判臺前。(四)從這節圣經可知,人一切的異端都要除去。
        十四節:「任憑他們吧;他們是瞎眼領路的;若是瞎子領瞎子,兩個人都要掉在坑里。」
        「任憑他們吧」,主不急,是真是假待時日證明;人恰相反,性情最急。那天聽主講話的,不只法利賽人,連群眾亦都瞎眼。瞎子領瞎子──凡跟瞎子者自己必成瞎子,明亮者不會跟的。喜熱鬧者必喜聽熱鬧者,頭腦不清楚者喜頭腦不清楚者,無眼者最喜領路,無學問者最喜作人師,無圣經根基者最喜歡講道(無圣經根基的講道猶如開展覽會,證明他這件有,那件也有),不知神的旨意者最喜向人說神的旨意。全世界中有誰瞎撞?只有瞎子,瞎子最主觀。
        十五至二十節:
        這比喻即瞎子領瞎子之比喻,說出心是惡的源頭。法利賽人的遺傳,叫人洗手,洗至最干凈、最白,但是忘卻心仍污穢。這段表明:(一)人心如何污穢。(二)神心如何慈愛。(三)人心需要清潔。上文講的是人心污穢,下文講神的心;不知人心,亦不能知神心。
        二十一節:「耶穌離開那里,退到推羅西頓的境內去。」
        主因欲離開假冒為善的人,便退到推羅、西頓,被神咒詛之地(見賽廿三;珥三4)。神藉先知公開的咒詛推羅、西頓;但主寧可離開秘密的罪人,到公開的罪人那里。
        二十二節:「有一個迦南婦人,從那地方出來,喊說,主阿,大的子孫,可憐我;我女兒被鬼附得甚苦。」
        這迦南婦人,她的種族是迦南人,亦是受咒詛的(創九25-26)。她從衼咒詛的地方出來。「主阿」,是可憐的呼聲;「大的子孫」,是錯誤的呼聲。大的子孫與迦南婦人無關。
        二十三節:「耶穌卻一言不答。門徒進前來,求祂說,這婦人在我們后頭喊叫;請打發她走吧。」
        若主只是大的子孫,就與外邦人無分。此女人站在不當站的地位上,想抓住主。因此我們禱告主,名稱不可亂用。門徒覺婦人啰唆,不耐煩,請主早成就她。
        二十四節:「耶穌說,我奉差遣,不過是到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里去。」
        主在地上的工作都是為猶太人;為外邦人的明顯工作;需待哥尼流家起首。主對外邦人的工作都是暗示,就是到以色列家,也僅是往迷失的羊(遺民)那里。主為何說此話?乃是要給婦人一把柄。主奉差遣僅是到以色列家,現在既是到迷羊那里,范圍就大了。難道婦人不是迷羊?難道不能蒙恩?那么,她應當自己承認是迷羊,主頂遠的給她思想。不答非不許,乃默許。主此時雖不開口,心不停的跳,祂想施恩。可是,婦人沒有站在罪人的地位上,主不便應允;靜默的遲延,不是神推辭。我們神的遲延,不是推辭,為要等待我們而已。主說了一句,就不說了,但是主里面頂盼望、頂愛你;外面的遠離并非真遠離。
        二十五節:「那婦人來拜祂,說:主阿,幫助我。」
        那婦人對于此話柄明白了,拿住了。她想:「哦,我本以為以色列人都是甚么道學先生,都是好人,豈知他們是迷羊。那么,既是恩典,就沒有地位的限制。我雖是被咒詛的罪人,卻是迷羊,可得救恩。」主耶穌把整個以色列國降低與推羅、西頓平等,都是罪人。大的子孫取消了,她現在懂得救恩了,只說主是主。
        二十六節:「祂回答說,不好拿兒女的餅,丟給狗吃。」
        這是主第一次直接回答婦人,先一句是間接對婦人說的,而直接對門徒說的。主拿猶太人比作羊,外邦人比作狗。惟有以色列人算得是神 內容來自淘豆網www.pl383.com轉載請標明出處.
        夜生活交友